<strike id="oxtk0"></strike>
        1. <code id="oxtk0"><nobr id="oxtk0"><track id="oxtk0"></track></nobr></code><code id="oxtk0"><nobr id="oxtk0"><sub id="oxtk0"></sub></nobr></code>
        2.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員工天地

          會停下來思考的人,往往走得更遠
          發布時間:2019-06-21 16:00

          ? ? ? ? 內容來源:2019年9月28日,在一刻talks主辦的【快閃.deep科技】演講局上,《世界邊緣的秘密》作者、哥倫比亞大學神經生物學博士光子進行了題為“從量子世界觀看生命本質”的精彩分享。

          邀您閱讀前,先思考:

          • 為何我們每天忙得不可開交,內心卻焦躁空虛?

          • 我們為何沒有共享一個世界?

          • 如何做出正確的選擇?

          世事紛雜,瞬息萬變,在人生或事業的十字路口,你是否常感迷茫?學位、晉升,你在事業軌道上努力奔跑,而且在競爭壓力下越來越快,但你是否常感失落、空虛?

          你應該停下來思考一下:這路通向何方?在競爭跑道的終點,是否真是你想要的充實和滿足?

          最近20年,科學有了長足的進展,國家也越來越富強,但迷茫、失落和空虛,正像瘟疫一樣在人群中蔓延。

          會停下來思考的人,往往走得更遠

          中國有近一億抑郁癥患者,是全球抑郁癥人數最多的國家。自殺已經成為15到34歲中國人的首要死因,其中抑郁癥患者占60-70%。

          每年,大約有100萬中國人會因抑郁癥自殺,這數目是車禍死亡數的約15倍。約每30秒,就有一個中國人自殺。

          究其原因,和人生觀有著深刻的聯系。而人生觀,是基于世界觀的。

          一、傳統世界觀的破滅

          傳統世界觀告訴我們,人生活在一個碩大無邊的宇宙中。人的出生,就像一個大而圓的石頭掉在一個山坡上,它自然而然就滾下來了,并不是自己選擇掉在那里的。

          并且,宇宙非常巨大,我們極其渺小,它與我們之間似乎沒有關系,我們來之前它已經在那兒了,走以后它依然在那兒。我們存在與否,它并不關心。我們不過是一堆細胞,在一個巨大的、迷宮一樣的地方存在了一段時間,就消亡了。

          這聽起來似乎很有道理,但這個傳統的世界觀,已經被最近一兩百年的科學證明是錯誤的。

          1.科學發現萬物皆空

          我們有一個約定俗成的印象,就是宇宙非常非常大,有多大呢?我們來算一下。已知宇宙中無非就兩個東西:物質和能量,而愛因斯坦在大約100年前就已經發現,物質都能夠轉換成能量。

          如果把物質比喻成冰,把能量比喻成水,整個宇宙就像一個冰桶,你可以把冰融化然后測一下水的總量,也就是把所有的物質都轉化成能量,看看總能量是多少。

          科學家們在50多年前就知道答案了:整個宇宙的總能量加在一起等于零。這是因為有一種東西叫做負能量,它是蘊含在重力場里面的一種能量。

          我們之所以能坐在這兒沒有飄到空中去,正是因為地球有重力場。

          地球為什么有重力場?因為它有質量。質量越大的東西,重力場也越大,負能量也越大。

          正能量和負能量,加起來的總和為0。就像有人在一塊平地上挖坑,我們滿眼只看見越堆越高的土,卻沒看到那個越挖越深的坑。當我們把土還回坑中,就還是原來的平地了。

          我們知道,物質都是由分子組成的,而分子由原子組成。約100年前,人類發現原子是空心的,有多空呢?如果把原子放大成一座30層高樓一樣大的球,只有芝麻粒大的原子核是實心的。

          2.波粒二象性

          這個“芝麻?!笔怯少|子和中子組成的,它們還可以分成更小的基本粒子。人類發現基本粒子同時具有兩個特性:

          在被觀察時,它是粒子,是一顆一顆、具體的、實在的東西;但未被觀察時,它是幾率波。

          大家知道,幾率是指可能性,比如今天有10%的概率會下雨。而幾率波是指可能性隨時間而變化,比如今天下雨的概率是10%,明天是30%,后天是20%,大后天是100%。

          幾率波是變幻的數字,并非具體的“東西”。

          對于光是波還是粒子,包括牛頓在內的頂尖科學家們爭論了300多年,最后的結果是:光既是波又是粒子。這是非常重要的發現。

          在此之前,人類沒想到同一個東西可以既是波又是粒子,這就是所謂的波粒二象性。大約90多年前,法國物理學家德布羅意(Louis-VictordeBroglie)發現,組成所有物質的基本粒子都有波粒二象性。

          比如,你看月亮時,它總是好大一顆懸在空中,這是因為在你腦海里有那么一顆月亮懸在那里。在未被觀察時,組成月亮的基本粒子就是一大堆上下亂跳的數字。

          二、量子世界觀

          基本粒子在沒有被觀察時就是一堆可能性,那今天量子力學所發現的真正的世界是怎么一回事呢?

          世界在未被觀察時,你可以把它想象成好大一團“數字的火焰”——數字在整個世界里到處亂跳。

          當你觀察時,你的腦海就像一面鏡子一樣,“數字的火焰”就會在你的腦海里形成一個火焰的影像,即我們所看見的世界。

          我們所觀察到的粒子,是具體的、客觀的,是那個我們相信的所謂的真正的世界。

          整個世界好像被量子物理顛倒過來了:“外面”有一個世界,但它是一大堆數字;我們腦海里有一個感覺像是真實的世界,但它只是一個影像。

          兩個世界!這個概念多么新奇、多么具有革命性!

          但它并不新奇,古往今來很多哲學家、宗教領袖、科學家都想到了這兩個世界,只是用不同的名詞在描述,和今天的科學發現如出一轍。

          佛家把能看見的世界叫色,就是指粒子態;看不見的世界叫空,就是波態。

          道家把能看見的世界叫物,這是粒子態;把看不見的世界叫道,這是波態。

          古印度的婆羅門教現在發展成印度教,他們把能看見的東西叫幻,看不見的但又無處不在、無所不包的世界叫梵。

          為什么科學、哲學、宗教的理念有相似之處呢?假如有一座智慧之山,它有好幾面坡,一個叫科學之坡,一個叫哲學之坡,一個叫宗教之坡,有人沿著不同的坡往上爬,他們最后到的地方都是山頂,是同一個地方,他們發現的“頂級智慧”當然應該是一致的。

          現在,我們回頭來檢驗一下出發時看見的那個“迷宮”。我們以為所有人在共享一個固定的“迷宮”,在找一個固定的出口,但因為不知道出口在哪兒,哪條道路正確,就去模仿別人。

          如今,這迷宮完全改了:我們所在的地方是具體的、實在的,我們不在的那個隔壁的通道,因為還沒被觀察,只是一種可能性;只有你到了隔壁通道,它才“固化”成現實。

          人的一生,是不斷體驗自己的探索和創造的過程。

          這個嶄新的世界觀完全不同于過去。世上充滿了可能性,你如果想讓其中某個可能性成為現實,就必須向那個方向努力。

          我想講一個親身經歷的小故事:大約31年前,我20歲,家里很窮,我想去美國讀書,卻囿于考托福要用美元交報名費。而那時的貨幣管制比現在嚴得多,到處換不到美元。

          臨報考截止日期只有兩天時間時,我實在在家坐不住了,騎車出去滿街亂竄。但街上如何能找到美元?!一直到下午,我又累又渴又餓,正絕望之際,猛抬頭看見面前有個牌子,上面寫著:“美元由此去”!

          我驚呆了,懷著好奇隨著那個牌子找到一個銀行的窗口,得知這里憑單位介紹信就可以換到美元。就這樣,憑著一封介紹信,我換到了美元,考了托福,出了國。

          30多年后的今天,我還能記得當時的那種震驚,就像我用意念把一個牌子變成現實一樣。要是沒有那20多美元,我今天很可能不會站在這兒跟各位講這個故事。

          那個牌子是我用意念“變”出來的嗎?絕對不是??墒欠催^來想,我如果一直坐在家里,我如果不是出于極大的渴望,甚至說是絕望,就不會出去找美元。

          有些人不喜歡自己的工作,覺得每天都在重復,期望哪天奇跡發生,自己就會開始喜歡這個工作了。這是不可能的。

          你要向你所想要的“通道”去,才能把那個“通道”變成現實。

          三、我們并沒有共享一個世界

          1.你所體驗的世界以你為中心

          這個世界好神奇,我們居然能夠把一大堆的可能性變成現實,但是我們自己到底要去向哪里呢?一般人都四處咨詢更高的智慧,比如上網查、讀書、去找智慧的人問;或向成功的人學習,人家怎么干,我也怎么干。

          這些方法本身并沒有錯,但是我們忘掉了一個最根本的東西:

          所有事情開始之前必須走的第0步,即必須回答你自己想要什么。

          喬布斯用過一個著名的方法,就是每天盯著鏡子對自己說,“如果今天是我活著的最后一天,我會不會去干我今天要干的事情?如果我連續許多天都說‘不’,那我就不會去干?!?/span>

          這聽上去很簡單,但有一個非常大的問題,他沒說要持續多少天說“不”才改變行為。有些人天天對自己說“不”,說了幾十年一直到死,也沒改變,這是不是也行呢?他們會不會后悔呢?

          要知道這問題的答案,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找那些即將去世的人問一下。

          澳大利亞人邦妮·韋爾想知道人在臨終之前最后悔的事是什么,于是選擇從事姑息治療,去照顧那些瀕死的人,了解他們最后悔的事是什么。

          她把了解到的情況收集在一起寫了一本暢銷書《臨終前最后悔的五件事》。

          書里講,人臨終前最后悔的一件事是:“我要是有勇氣過對自己真實的生活,而不是別人認為我應該過的生活就好了?!?/span>

          這句話讓我想到另外一句話,是楊絳先生在100歲生日時候說的,“我們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認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毫無關系?!?/span>

          大家都應該好好品味一下這句話。它在講“一人一世界”——每個人有一個屬于自己的世界。

          這聽起來好像是反科學,很明顯,我們大家共享著一個世界。我們在想世界的時候,我們無非在想一個有很多人的舞臺,“我”是眾多演員中很普通的一員;如果謙虛一點,你就不會認為自己是正中間的那個,而是邊上的陪襯。

          一旦這么想,就犯了一個絕大的錯誤——我們跑到舞臺外面,在描述舞臺上的自己。但你永遠都必須通過自己的瞳孔看世界,你不可能跑到舞臺外面看自己。

          人生舞臺,就像一個巨大的平原,你永遠處在最中心的位置。這舞臺永遠是以你為中心的,直到你死去的那一天。

          所以,我們對世界的認知完全是錯誤的。我們會指著星空說,“我”是70億顆繁星中普通的一顆。但你如果真是那一顆星,就絕不可能跑到星空外面,你往周圍看的時候,會看見別的星星,永遠都得環視。

          在你的人生舞臺上,你就像在太陽系的正中間一樣,所處的是太陽的位置,永遠沒辦法逃離。

          一個人再有名、再有錢、再有權勢,他要跟你互動還是得到你這個中心來;他如果從來不在你這個舞臺上出現,他跟你就沒有關系。

          對,你就是這么厲害,永遠離不開這個舞臺的中心位置,這一點是極其重要的。

          2.我們為何沒有共享一個世界?

          聽完這些,可能很多人還是不能接受“我們沒有共享一個世界”的說法,即便可以這么想象。接下來,我就為大家講一些科學的證據。

          首先,我們所經歷的世界完全是我們自己感受的世界。

          你可以猜想、可以相信,但不可能直接知道你感受以外的世界;但每個人的感受是不一樣的。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我們看屏幕上最左邊那一朵花,大家都同意是紅色的吧?但是各位如何知道我們所感受到的紅色的感覺是一樣的呢?

          會停下來思考的人,往往走得更遠

          假如你看見紅色的感覺跟我看見黃色的感覺是一樣的,你還是會把它叫紅色,因為從小到大,我們周圍的人都將其叫紅色,你雖然感覺它是黃色,但還是會把它叫紅色。

          在座的各位中,至少有一位以上看見這花就是黃色的感覺,因為人類中有5%到10%的色盲,他們中的一些看紅色就是黃色的感覺。并且,色盲還有多種,每個人看見同一朵花,即使看見的都是紅色,但鮮艷程度很可能不一樣。

          會停下來思考的人,往往走得更遠

          其次,每個人所經歷的時間和空間也不一樣。

          愛因斯坦在上百年前就用一種幽默詼諧的方法指出了這一點。他說:“你和美女在一起一個小時,就像坐在火爐上一分鐘?!?/span>

          愛因斯坦發現速度可以影響時間流淌的快慢,這一點科學已經證實。有科學家把極其精準的原子鐘(一種計時裝置,精度可以達到每2000萬年才誤差1秒)帶上飛機朝不同方向飛,飛了一圈以后把這幾口鐘進行對比,發現時間確實是不一樣的。

          我們處在不同的時空中,但無法察覺這個情況,是因為這個“縫”太窄,差異太小。但差異再小,我們還是兩份世界,差異等于零我們才是同一份世界。

          另一個影響時間流淌速度的因素是重力場。地球就是一個巨大的重力場,離地心越近,重力場越強,那個地方的時間流淌速度就更慢一點。

          比如我們現在在二樓,一樓有一個保潔阿姨,我們在二樓呆一個小時以后下樓,她變老的速度就比我們稍慢了一點。

          世上沒有兩個人的速度、所在的重力場永遠是一樣的,所以人們的時空間有很細微的差別,只是我們發現不了、感覺不到。

          相對論所講的時空的差異并不是紙上談兵,而是和我們密切相關。我們在生活中經常用到GPS,GPS是靠在不同高度繞著地球飛的多個衛星互相發信號來定位的,因而這些衛星的速度、所在的重力場是不一樣的,所以其時空也不一樣。

          如果我們忽略這個差別,每天GPS在全球范圍內所累計的誤差就會有10公里左右,GPS就沒法用了。

          我們總覺得所有人都共享著一個世界,天塌下來有別人撐著,其實并不是這樣。你并不需要懂相對論才能理解一人一世界——跟你再親的人都不可能一輩子陪著你;即使每一刻都陪著你,也不可能每一刻都跟你有一模一樣的感受;即使看同一個東西跟你感受不一樣,他也說不出來,你也不會知道。

          每個人的意識就像一面鏡子,里面都有一個影像,影像之間雖然很像,但每一個都有自己鏡子里的影像。我們并沒有共享著一面鏡子,沒有共享著一個意識。

          一人一世界,科學從另外一個角度發現了一個人們耳熟能詳的理念。

          四、遵循你內心的熱愛

          每個人都有自己獨有的世界,這個世界是為你量身定制的;你擁有你的世界,你所感受的世界,你來之前是沒有的,你走之后也是沒有的。

          在你的世界里,你是自己命運之車的唯一司機,你要去哪,車就去哪。別等著別人告訴你要去哪,因為別人不知道。別人跟你講的不過是從他自身角度出發所做的考慮,他不知道你內心深處的渴望。

          你得自己做這個決定。你必須向內看,必須知道自己內心的渴望,而且循著這個渴望去尋找。

          我想講一個跟上面這段話直接相關的故事。我弟妹以前的人生軌跡發展得相當順利,她本科就是學霸,畢業后在國內三甲醫院做了14年的醫生,然后在美國田納西大學做了三年的博士后。

          有一天,她給我打電話說博士后做不下去了,原因是她的導師年紀大了要退休。

          于是向我咨詢,問我的意見。她說現在有幾個可能性,一是換一個實驗室繼續做博士后;二是可以回去做醫生;三是可以到藥廠做科研……無非就是我們想象的那些順理成章的事情。

          她講這些事的時候,都猶豫再三,給我的感覺就是她的興趣都不高。

          我建議她把手上的事情先放一邊,懸空考慮一下:如果不為錢工作,而是為了自己想要干的事而工作,自己會干什么事,比如對什么事熱愛,內心的渴望是什么?

          她猶豫再三說:“我想寫小說”。她說試過各種各樣的事情,唯一一件干起來徹夜不眠、再久都不累的事,就是寫小說。

          我想,如果她在原來的軌道上繼續前進,她一輩子都會三心二意,心里一直都渴望干另外一件事,她著干別人認為她應該干的事情,味同嚼蠟,不可能卓越。

          這世上平庸的科研工作者、醫生,已經太多了,不需要再多一個;但優秀的作家很少,特別是在當代的中國。

          所以我跟她說:“我們全家人來支持你,你甭干你現在的工作,不要做科研,也別做醫生,你就專職寫小說?!?/span>

          她猶豫再三,最后還是因為內心的渴望所驅使,開始寫小說。剛開始相當艱難,第一本出版費了不少周折,但到后來就越寫越順。

          十二年過去了,她平均每年會在線上或線下出一本小說,已出了十多本。她文筆本來就很好,現在越來越好,只要堅持下去,我相信成為一個杰出的小說家是很有可能的,我為她高興。

          話說回來,就算她沒成為偉大的小說家,我至少有了一個更快樂的弟妹,她的小孩也會學習她追尋自己內心的渴望,我們這個大家庭也因此更快樂了。

          所以我建議各位,要向內看,要知道自己渴望什么,要followyourheart(跟隨你心)。

          很多時候,你心里所想的和腦子里要你干的事之間有尖銳的沖突。我是一個很務實的人,出生就很貧窮,后來一路摸爬滾打過來,大腦和心靈的沖突經歷過很多次。

          我1998年從斯坦福拿到MBA時,個人凈資產是負兩萬美元(因為我欠兩萬美元的學生貸款),比剛去美國時還窮100倍,因為我當時僅欠人兩百美元。我拿到了麥肯錫管理咨詢公司的offer,各種收入加在一起一年14.3萬美元。

          這offer很有誘惑力,我理應馬上簽,但我內心就是沒辦法把自己拽去簽這個offer,為什么呢?因為我做過管理咨詢,很了解管理咨詢對我來說有點隔靴搔癢,不過癮。

          對我來說,有一個過癮的事是做VC(風投)。做VC可以幫初創公司成長,把知識轉化成產品,符合我的夢想。

          當時有個叫華登(Walden)的VC公司給了我offer,華登是老牌VC,領投過新浪,那時候已經很龐大了,在12個亞洲國家有運營。但他們給我的offer收入比麥肯錫低了約40%。

          我那時很缺錢,減40%對我來說是很大一個數目。我極其糾結,對兩個offer拼命進行分析和比較,怎么看都是去麥肯錫勝出。我的大腦也反復跟我講:你要是不簽麥肯錫就是瘋了!

          但是,我的心拼了命地就要去做VC。最終,我的心取勝了。雖然說頭幾年也非??部?,因為這是很有挑戰的工作,但是因為我的熱愛,我一直持之以恒。你一旦熱愛一件事情,在做這件事的過程中遇到的一些障礙你總是會挺過去的。我一挺,就是21年。

          最近12年,我在生物醫藥界全球范圍內最大的投資公司做合伙人。我們公司管理約130億美元,我的職責是創建整個亞洲部。

          亞洲部在12年前不存在,沒有人,也沒有投資。但今天,奧博在亞洲管理著約20億美元,上市前的公司投了50多家。

          我認為自己選了一條適合自己的路。如果我為了錢去做管理咨詢,還是會覺得是隔靴搔癢,會覺得很枯燥,肯定會三心二意,無法持久,遇上障礙,我一定會轉彎。而且一邊往前,一邊又想著另外一條路,是非常痛苦的。

          如果各位有這種感覺,就千萬別再繼續了,一定要followyourheart。

          未來我還是會followmyheart,而且我還得給大家指出一點:

          千萬別認為你選擇一次就永遠解決了,人生充滿岔路口,任何一件事情都是陰陽參半,不會那么明確,你永遠都會有糾結。

          我在前面這個公司做了12年以后,正從合伙人的位置退下來,要去干自己更熱愛的事情。

          這也是經歷了很大的思想糾結,跟麥肯錫那時候一樣,大腦分析下來就是:如果繼續做合伙人,是又舒服,賺錢又多;但我心里有另外一邊的渴望——從零到一建立嶄新的公司和平臺,我的心又一次取勝了。

          最后我想用喬布斯的一段話來結束今天的演講:

          The only way to do great work is to lovewhat you do. If you haven't found it yet, keep looking. Don't settle. As with all matters ofthe heart, you'll know when you find it.

          成就大事的唯一途徑是做你所熱愛的工作。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熱愛什么,要繼續尋找,別將就。像其他和心相關的事情一樣,一旦找到,你自然就會知道找到了。


          返回首頁

          青青在线香蕉精品视频在线_亚洲Av苍井空在线观看_A级毛片100部免费观看_成在线人永久免费视频播放